书号:8571
充值 最近阅读 首页

为方便您下次阅读,请点击右边收藏本书。

+ 收藏

第一章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嫁给初恋,也许是每个女孩心中对爱情最大的期待。


       但没想到,我的初恋竟然也是曾经骗光我所有积蓄,间接害死我母亲的诈骗团伙成员。


       01

       在我无意间看到我未婚夫电脑里一个名为「猪饲料」的文件夹的时候,一些尘封已久的可怕记忆像是被激活了一般,在我的脑海中渐渐翻涌,令我的手不住颤抖。


       因为曾经,我被一个网络诈骗团伙骗掉过二十万。


       他们把网络称为「猪圈」,把自己的人设和虚假资料称为「猪饲料」,把诈骗目标称为「猪」,把嘘寒问暖培养感情的过程叫「养猪」,把骗钱叫做「杀猪」。


       整个过程不到三个月,可我一个重点大学的准毕业生,却依然像是着了魔一样,毫无理智地被一张打着爱情名义的黑暗之网牢牢捆住,在各种有计划有组织的套路下直至窒息。


       民间便把这种打着感情为幌子的网络诈骗简称为「杀猪盘」。


       为什么我的未婚夫电脑里会有「猪饲料」?

       他不是金融公司的高管吗?

       他跟杀猪盘有什么关系?

       心中的无数个问号驱使着我打开了它。


       在里面,我看到了久违的「杀猪盘」这个词,这个我每每想起都会忍不住汗毛倒立的词。


       也看到了多年前我被「网络男友」诈骗二十万的案例,如今赫然变成了排版专业的培训素材。


       视频里的讲师侃侃而谈他当时的完美养猪话术,如何在短短一个月内完成「单杀」。


       虽然他戴着头套,声音也做了变声处理,可我还是从他的身体姿态上一眼就认出了,

       他就是我的未婚夫,沈珺。


       我捂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沈珺说:「通过第一阶段,我得知了目标的基本情况,父母离异,跟生病的妈妈相依为命,老爹有钱,也愿意给钱,但她妈妈憎恨她爸有钱后出轨,不允许她拿她爸的钱。」


       是啊,我爸算是男人有钱就变坏的典型,我妈受不了,带着五岁的我回了老家,至此之后,不允许我见我爸,更不允许我拿他的钱。


       他说:「目标大学在读,小地方人,为人天真单纯,没谈过恋爱,没见过什么世面,又刚好缺钱,非常好骗。」


       当时的我,因为妈妈原位癌突然弥散恶化,便想着上网多找点兼职多赚点钱。


       他还说:「针对这类目标,猪饲料一定要给足。要塑造一个斯文儒雅,可靠可信的形象。」


       难怪他当时自称是金融学院老师,是学校最年轻的副教授。


       他对我嘘寒问暖,以师长姿态安慰我,给我出谋划策。


       他告诉我,一切有他,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一个人负重前行。


       他说他有一笔钱在海外账户,打算取出来给我,让我拿给我妈妈治病。


       当时的他,就像是我困苦生活中的一盏灯塔,温暖我又指引我。


       可接下来,这盏灯慢慢变成了鬼火,差点烧死我。


       02

       给我妈妈治病的钱不是一笔小钱,我跟沈珺说这笔钱算是我借他的,等以后我工作了一定连本带利还给他。


       他一副爱人之间不分你我的态度,让我再也不要提借。


       可突然有一天,他说海外账户提现要手续费,付完手续费后,突然发现还有一笔转账手续费要支付,但是他工资还没发,还差2000块,问我能不能先借给他。


       我是有几千块的存款的,每次攒够一万整后会给我妈。


       2000块,在2011年,是应届生半个月的工资,也是我拼命兼职一个礼拜才能有的收入。


       我有点犹豫,毕竟为了取出这笔钱,沈珺的损失太大了。


       他见我犹豫勃然大怒,说我不信任他,说他为了我宁可损失一倍的收益,也要把钱提出来,我却因为2000块而犹豫。


       当时的我不知道,这一招叫PUA-情感操控。


       后来,我转账,转完之后他又说他的海外账户手续费没问题了,再过10个工作日就可以到他国内的账户了。然后这2000块他帮我拿去投资了,目前有了多少收益。


       我从来没见过那样快的赚钱方式,一天就翻了三倍。


       再后来,我跟着了魔一样,为了提出这些收益,不断地转钱给他。


       没钱了,就去问朋友借。


       朋友借不到了,就去借高利贷。


       不到半个月,等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欠下了20万的债。


       而他,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警察说,这种杀猪盘,钱转出去基本上就流向国外了,很难找回来。


       高利贷的催债电话打到我妈妈手机上,吓得我妈一个趔趄,从楼梯上滚下来,当场死亡。


       我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还清利滚利之后的巨额债务,从地狱里爬出来。


       我开始有了正当的工作,有了不用担惊受怕的安定生活。


       我甚至还遇到了高中时候懵懂暗恋过的学长沈珺。


       当沈珺向我求婚的时候,我以为这是苦尽甘来。


       却没想到,老天爷只是又重新将我推进了地狱。


       为什么?

       为什么是他?!


       痛哭过后,我还是拿出手机报警。


       因为我无法忘记那十年的黑暗,也无法忘记这十年来苦苦支撑我活下去的信念就是盼着将这些恶魔绳之以法!

       03

       警察很快就来到了我家。


       带头的警官就是当年接我报案的民警肖枫。


       近十年过去,他也从一个小小的民警变成了重案组的组长。


       「张婷,你还好吗?」看我哭肿的双眼,肖枫一脸担忧。


       「肖队,我没事,你们调查得怎么样?足够抓捕的证据了吗?」我咬着唇,既紧张,又害怕。


       肖枫摇摇头:「不够。目前的证据只有一些多层打码的音像和文字资料,犯罪嫌疑人完全可以自称是自己出于兴趣目的下载的。经过我们电脑专家的检索,这台电脑里除了这些信息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可用的信息,这套房子里也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所以……还达不到抓捕条件。」


       我的内心突然生出了一丝期待:「那……那你说有可能是我误会他了吗?」


       肖枫再次摇摇头:「据我判断,不是误会。因为这台电脑里有反追踪装置,一旦你把这些资料拷贝走,系统就会第一时间发送警报给关联人。而这种技术,除非是高级黑客,普通的公司it是不会这种技术手段的。另外这台电脑的操作日志里,我们发现了一个跟杀猪盘息息相关的暗网网址,所以,你的未婚夫绝不无辜。并且他还有着极强的反侦察能力,性格也非常谨慎,所以才导致我们找不到确切的证据实施抓捕。」


       听到这些,我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肖枫的同事见状,不由一脸同情:「你可别难过了,好在你发现得早,真要是结了婚那才要命。而且我们建议你还是尽快取消婚约,然后搬出这里。这类犯罪分子往往是跨境团伙,穷凶极恶且心思缜密,一旦发现你有问题,你就危险了。」


       肖枫叹了口气:「是啊。一般这类犯罪分子,在家里安装监控监视设备是最基本的操作。可能因为你们是同学,又要结婚了,所以他才没有安装。但不代表他不能通过神情语气发现端倪。」


       「他去泰国出差了,要过几天才回来,你让我想一下吧。」


       送走肖枫之后没多久,家里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我慌忙起身,透过可视门铃看到是沈珺公司的一个下属,叫张明。


       因为跟我同姓,第一次见面他就亲热地叫我姐。


       他来得太过凑巧,这个时候过来,是不是我刚报警的事情已经被远在泰国的沈珺发现了,而张明也是诈骗团伙的成员之一?


       门铃不停在响,似乎我再不开门,他就要打算破门而入了。


       我心惊肉跳不已,几乎是下意识地冲进厨房拿菜刀自保。


       04

       刚把菜刀拿在手里,就听张明大声喊道:「婷姐,婷姐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跟沈哥啊!」


       我这才松了口气,把菜刀又重新放下,然后从厨房走了出去。


       「婷姐?!你没事吧?沈哥给你连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还以为你又低血糖犯了晕倒了。我一百二十码飙车过来的!吓死我了!」


       「没……没事。」


       「你眼睛怎么肿了?咋了?是不是跟沈哥吵架了?」


       因为张明的话,我便顺水推舟承认了自己是因为闹小性子,这才没接沈珺的电话。


       张明走的时候,说要把公司的笔记本电脑带走。在那一刻,我庆幸肖枫派人处理掉了所有的使用痕迹。


       当天晚上,我一夜未眠。


       在心里慌乱不堪,像是住着一头困兽的时候,我登录上了反诈联盟的论坛。


       我是其中的一个版主,自从半年前跟沈珺重逢,并决定要结婚后,就也没怎么上过了。


       我发帖问道:「如果大家有得选,是会选择做正确但会伤害爱人的事,还是做错误但能保护爱人的事情?」


       一个熟悉的IDazttt几乎秒回:「做你觉得正确的事。」


       Azttt是我在这个论坛上认识了大半年的网友,我谢过他之后,便关掉了网页。


       我想,我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


       第二天,我约了肖枫喝咖啡,并告诉他,我想继续留在沈珺的身边搜集证据,但整个过程需要他的帮助。


       肖枫听完,毫不意外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爱恨分明,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你不管等多久,都一定会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就像当年的那个夜总会老板……」


       听到夜总会三个字,我下意识地打断道:「过去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


       「好,不提。但是他最近刑满释放了,你也小心点。」


       「好。」


       回忆再次拉远,我想我之所以那么恨沈珺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让我的世界一度只剩下黑暗。


       为了还钱,我也去找过我爸爸。


       但看着他家里的全家福,看着他新的儿子和女儿,看着他眼里忍不住的自豪感,我说不出半句想要借钱的话。


       最后为了还债,只能被高利贷胁迫着去了夜总会上班。


       在那种地方,女人就像是草芥一般的卑微。


       所以,我恨始作俑者。


       但当时的我,能把那个夜总会老板送入牢房。


       今天的我,也一定能把这个诈骗团伙连根拔起。


       确定了卧底行动之后,我先去办了辞职手续,然后跟着肖枫去了一个安全屋。


       在安全屋里,接受了两天的紧急培训,也在沈珺送我的求婚戒指里,镶嵌了最新技术的追踪器。


       好在这两天里,他除了跟我正常的微信消息往来,没有发起过视频通话,令我和肖枫的计划顺利地进行着。


       又过了两天,沈珺终于返沪。


       我如以前一样,带上鲜花前去接机。


       只是,这一次相见,恍如隔世。
菜单 目录 下一章

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投票(0
赞赏作者
评论(0
取消 第一章 发布

0/500

更多评论
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问题,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微信二维码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

为方便您下次阅读,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

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

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

为方便您下次阅读,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

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

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

已经关注
稍后提醒

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请阅读投月票规则

我要送月票数量:
1

当前月票:

取消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已成功赠送0张月票
操作失败,请重试~

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

  • 1张
  • 2张
  • 3张
  • 4张
  • 5张

当前推荐票:

确定送出

如何获得月票
  • 1 充值任意金额,充值项有赠送月票的,即会赠送月票
  • 2 月票可用于打赏作品
  • 3 充值之日起即可获得月票,自然月内有效,过期作废。如当月1号充值,次月2号月票作废,如30日充值,次月1号月票作废
  • 4 月票多的作品,将优先获得更多推荐机会
  • 5 月票从2020年1月1日起生成

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

数量:

  • 1
  • 2
  • 3
  • 10
  • 自定义

结算:

100

阅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