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号:2258
充值 最近阅读 首页

为方便您下次阅读,请点击右边收藏本书。

+ 收藏

01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01

       我呆坐在护城河边,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的疑团让我徘徊在探寻真相与回避现实的边缘线,而问题核心就是:我老公有外遇了,而且连私生子都三岁了!


       这件事发生在上午。


       自从经历了大女儿幼升小的折磨后,我才知道,原来给孩子选个好的幼儿园也是同等重要的事,所以在我刚刚怀上小女儿的时候,我就开始托亲戚找朋友,几乎把所有人脉都用上了,终于在京城一家比较好的幼儿园占到一个名额。


       眼看小女儿该上幼儿园了,上个星期,我带着所有证件去幼儿园办入学,却被园长告之,那个名额没有了,是被一个比我小女儿大半岁的小男孩占用,而申请人正是我老公!


       我立即打电话质问老公原因,老公吞吞吐吐的说,他需要用这个名额谈下一笔重要生意,还说京城幼儿园很多,我们可以再找别家。


       我气得火冒三丈,再重要的生意能有孩子的教育和前程重要吗?当初我求到这个名额有多难,他不是不知道!

       不过我也理解他。我们本是大学校友,就算他研究生毕业,毕业后依旧工作不顺利,后来在我爸的资助下开了家公司,又利用我爸的人脉总算把公司经营了起来,如今盈利也能上千万。


       但我知道,公司的大股东是我爸,我老公其实更像是个打工的,所以他想做得更好,证明自己的能力,甚至想摆脱我爸的影响力,成为真正的成功人士。


       就在我准备离开这家幼儿园的时候,正好赶上园里孩子们出来户外活动。园长是我表舅战友的夫人,多少也算沾点儿关系,她指着一个孩子告诉我,就是那个小男孩占用了我女儿的名额。


       出于好奇,我多看了几眼那孩子,这一看我惊住了!

       我见过我老公小时候的照片,这孩子跟我老公儿时简直一摸一样!

       一个可怕的念头冲进大脑,我立即放弃这个想法,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很多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会长得非常像,网络上这样的对比图可不少。


       我逃似的要离开,余光中似乎看到了什么熟悉的东西,我再一看,只见那个男孩子脖子上挂着一个别致的金锁。


       还没灭下去的怒火再次燃烧。这金锁我再熟悉不过,小女儿周岁的时候,我在国外读书的弟弟专门找人定制了这个长命锁,之所以别致又与众不同,不仅是因为它的造型,更因为金锁上镶着很多颗碎钻。


       我说怎么一直没找到,还以为自己放在哪里给忘记了,原来早就戴在别人的脖子上了。


       我想:难不成老公为了讨好那位生意伙伴,把小女儿的金锁也送出去了。


       鬼使神差的走到小男孩面前,我蹲下,此时这小孩越看越像我老公,我心跳如鼓,却笑着问:“小朋友,你的金锁好漂亮,是谁送给你的?”


       小男孩抬头,看到园长就在旁边,这才回答道:“我爸爸。”然后把金锁塞进了衣服里面。


       我又问:“那你知道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吗?”


       小男孩又答:“殷志勇。阿姨,你认识我爸爸吗?”


       “轰……”一阵天旋地转、五雷轰顶!

       他爸爸叫“殷志勇”,我老公也叫“殷志勇”,我不相信我老公的生意伙伴跟他同名同姓!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那家幼儿园的,我无数次的拿出手机想问问我老公到底怎么回事,可我最终没这个勇气。


       我怕这是真的!

       在护城河边呆坐一下午,甚至都忘了接我大女儿放学,直到老师打来电话我才回过神,急忙打电话让我爸接下孩子。


       既然起了疑,不如就找出事实真相,要么还老公一个公道,要么给自己一个交待!

       我立即赶回那家幼儿园,此时已经有不少家长在园外等着接孩子了。


       我在人群中寻找,想知道我老公到底出轨了哪样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不要脸的女人竟然会不要名份的给我老公当二奶、还给他生孩子!

       到最后,我虽然没等来那个小三,却意外的看到我公婆!


       我婆婆拿着我弟从国外寄给我女儿的护牙棒棒糖,牵着那个小男孩,我公公一直笑呵呵的,他们一起往旁边一个小区走了过去。


       呵,闹了半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和孩子的存在,唯独把我蒙在鼓里!


       还说什么生意伙伴的孩子,原来他们是让野杂种占了我给女儿争取来的教育资源!


       我一路跟踪,不但知道了小三的住处,还蹲守到了那个女人。


       小三年纪不大,看样子二十出头,长相一般,一看就是没上过多少学的,虽然一身名牌加持,却依旧掩盖不住她一身的乡土气息。


       我真不明白,就算我老公也是小地方的,但怎么说也是受过高等教育,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女人?

       没多久,我老公也开车来了,轻车熟路的停好车,再上楼。


       我看到他手里买了不少小孩子的新衣和新玩具,都不用想就知道,那一定是给那个野杂种的!

       真是讽刺,我的两个女儿一个十岁,一个三岁,殷志勇当爸爸这么多年,几乎就没给我的两个女儿买过任何东西,还说什么需要就去买,他很忙,没时间逛街。


       全是扯淡!只因为我生的是女儿吗?

       想象着他们全家其乐融融一起吃饭,我的心生疼生疼的,好像他们才是正经一家人,而我和我的女儿们才是外室、才是多余的那个!


       心如刀割,我怎么都无法接受,我最最依赖和信任的丈夫,竟然早就抛弃了我和我的女儿们。


       我和我老公在大学校园认识,我们都是学生会的,他比我大三岁,是彼此的初恋。虽然他家经济条件不如我家,也不是京城人士,但他对我极好,他爸妈也待我为亲生,毕业后,我们顺理成章的结婚了,还把他爸妈也接了过来,并给他们买了房子。


       婚后他忙于事业,但依旧待我如初,我头胎生了个女孩,不过因为胎位不正,当时难产,差点儿一失两命。


       我爸妈吓得不轻,不过我婆婆却说我还年轻,头胎虽然费劲,以后再生就好了。


       02

       因为这个,我妈跟他家没少吵架。可能殷志勇也想要儿子,也可能是他受他爸妈影响,竟然也开导起我,劝我再生一个。


       我是爱他的,既然殷志勇想要,那我就再生一个。老大刚上小学,我就怀上了二胎。在我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我还特意找医生朋友偷偷给我测了男女,结果还是女孩。


       我以为老公和公婆会很失望,没想到他们却来安慰我,说什么如今男女都一样,孩子平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那一刻,别提我有多感动了,我以为他们放弃重男轻女的观念,全是因为我。我更加爱我的老公,更加孝敬我的公婆,甚至多次求我爸,让他把他在公司的股份都转让给我老公。


       现在回想,早在我怀我小女儿之前,我老公就已经出轨了,而且他们已经知道那小三怀的是男孩,所以才无所谓我怀的是男是女!

       亏我还想方设法给他生儿子!亏我还在感动,还想让我爸让出所有股份!

       背叛与隐瞒的愤怒与耻辱感,让我以前有多爱我老公,现在就有多恨他!


       离婚!这是我唯一念头!


       回到我爸妈家,吃饭的时候我爸突然说:“莉莉,志勇的工作是不是特别忙?你跟他说,钱是赚不完的,但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今天我接大丫的时候,老师说大丫上学这么久,都没见过她爸爸,父亲的缺失对孩子成长不好,我觉得老师说得对。”


       “是啊妈妈,”大女儿也说道:“我和妹妹好久没和爸爸说话了,每天爸爸回来的时候我们都睡着了,我们起床的时候爸爸还在睡觉。”


       我如鲠在喉,看着我的两个女儿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样子,再看看我爸妈已经泛白的双鬓,离婚的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在感情上有洁癖,男人对我而言就如牙刷,不可与人共用。既然那个女人用了我老公,既然我老公已经背叛了我,殷志勇我决不会再要了。


       我嫌脏!

       心里想着要背着我爸妈偷偷把婚离了,这一刻,我突然想到,我家所有的钱都是我老公在管,股票、债券、基金、保险都是他一手打理,甚至我家有多少资产我都不知道。


       而且婚后我们还买了三套房,在两套记他的名下,一套记在他父母名下,我名下除了需要还钱的信用卡,什么资产都没有!


       我怎么这么缺心眼,竟然如此相信他们!


       婚要离,但我不会轻易便宜了他们,我所有财产、还有他们花在小三和小杂种身上的钱,我要全部拿回来!

       还有他们应该给我的赔偿金!


       “志勇工作是挺忙的,”我笑着说道:“不如这样,爸,您和我妈帮我管一阵孩子,我去公司帮忙,而且不管怎么说公司您都占了大半股份,我得女承父业不是?”


       老爸疑惑的看着我,不过我自认伪装得很好,老爸也没看出什么,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当晚我住在我爸妈家,我老公竟然连问都没问,这要是我和孩子们在外面出了意外,他会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

       我的心更冷了。


       第二天,我直接杀到公司,我老公还没来。


       自从生了大女儿,我就没再去过公司,公司里来了不少新员工,认识我的老员工不多了,其中财务主管和两个部门经理还在。


       财务主管白鹤是我爸老部下的儿子,跟我年纪差不多,由于一直未婚,为了不让我老公产生误会,我并没说出他的身份。


       白鹤看到我来挺意外,又往我身后瞧了瞧,知道我是自己来的,把我叫到财务室,犹豫了好一阵才跟我说道:“周莉,我知道我不该怀疑殷总,不过我得对得起周叔,毕竟这笔支出挺多的。”


       我的神经立马紧绷,我知道,我老公一定动用公司的钱花给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了!


       果然,白鹤拿出工资支付明细,又拿出行政部给他的出勤复印件,指着其中一个名字对我说道:“周莉你看这个叫高小月的,入职咱们公司快半年了,一个月两三万的工资,五险一金各种福利一样不落,可就是没见这人上过班。”


       我立即叫过行政部经理和业务部经理,他们一个说没见过这人,一个说这人不是他们部门的。


       我又让行政部经理把高小月的入职档案拿给我,上面的照片差点儿刺瞎了我的眼,这人正是殷志勇的小三!


       玛德!竟然把小三养到公司里来了,让她领工资福利吃白食!看来我的所作所为也真够让殷志勇放心的,让他竟然如此光明正大!


       在行政部经理和业务部经理离开后,白鹤又告诉我,最近殷总从公司提取现金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问我和我爸知不知道这事,还是家里出了什么紧急情况?

       家丑不可外扬,我不想让外人知道太多,更何况,我现在也不能打草惊蛇,只说这事我知道,不过从今天起,我会天天来上班,所有财务支出和报销,需要我签字。


       这边刚交代好,老公就来上班了,看到我在,他特别意外,毕竟我好几年都没来过了,公司的业务更是从不过问。


       “志勇,”我笑着迎了上去,心里却恶心得要命,我说道:“我看你天天早出晚归的,知道你工作忙,我爸说他帮咱们看孩子,让我过来帮忙。”


       殷志勇的表情特别纠结,他别扭的说道:“莉莉,我是你老公,赚钱养家本来就是我的份内事,你好好带孩子,公司的事你让爸别担心,我应付得来。”


       这样的话殷志勇以前经常说,我特别受用,也都当真了,现在知道了高小月和小杂种的存在我才知道,他是想把我排挤在外,想让我一直蒙在鼓里。


       看着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此时我的感觉只有恶心!


       我转过身,我怕我厌恶的表情藏不住,说道:“我爸不放心,毕竟一大半都是他的股份,既然他让我来,我就来看看吧。”


       殷志勇以为我是无奈而来,扶着我的肩膀,柔声说道:“莉莉,要不……让爸把股份都转给咱们吧,那些钱算是我借的,等我赚够了,马上都还给他老人家。”


       03

       这话他以前也说过,所以我才一次次跟我爸提起这事,现在想想,只怕他早就计划吞没我爸财产,好带着他的小三和儿子,幸福快乐过日子去了!

       “志勇,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我爸。”我转过身安慰着他,同时按计划说道:“只不过,有件事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殷志勇紧殷了,连声问怎么了。


       我说道:“小轩不是在国外留学嘛,前段时间听他说,他和同学一起建了家外贸公司,现在生意初期,需要挺多钱的,他已经跟我爸要过一笔了,不好再要,所以就借到我这儿了。你也知道,咱家钱都是你管,我也没钱,所以……”


       小轩就是我弟,一直在国外留学,他的确和同学一起开了家公司,不过是高科技公司,启动资金也是他勤工俭学挣下的,没跟家里要一分钱。


       我心里默默念着:小轩啊,为了老姐,你就牺牲下你的名誉吧,老姐会感激你的。


       毕竟有公司股份做诱饵,殷志勇到是没犹豫,爽快的答应:“这个没问题,小轩需要多少,我让财务把钱打过去。”


       公司的钱?我冷笑,公司的钱本来就是我周家的,还用得着跟你要?

        我又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志勇,这次有些麻烦,我爸也不知道怎么了,说要来公司查账,借给小轩的钱只怕不能从公司走了。我记得咱们手里还有些存款,对了,最近股市不太好,把股票都卖了吧,只要帮小轩挺过这一阵子,他很快就能把钱还回来。”


        果不其然,殷志勇的表情很难看,说什么他最近忙,那些股票债券他一时没时间打理。


        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我立即接话,告诉他我怎么也是个商科毕业的,既然他忙,我就应该帮他,以后我会帮他打理那些股票债券,并再一次用公司的股份做诱饵。


        也不知道他跟那个小三承诺了什么,殷志勇对公司的股份特别执着,最后不情愿地将他股票和债券的账号告诉了我。


        但我知道,这只是我家财产的一小部分,因为过了工资发放日,也没见小三跟我老公闹,想必是我老公用他的钱买给小三发工资了。


        我又去找了我做银行经理的大学同学,查到我老公名下所有的资产账号,让我气愤的是,我老公竟然背着我给我的公婆转了好几百万,而我公婆又用这笔钱给小三买了房产。


        呵,他们可真会玩儿!

        这样一来,就算我发现了小三的那套房子,他们也可以说是我公婆赠予的,算不上我夫妻共同财产。


        我回公司上班了,可即便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我老公依旧早出晚归,很多时候还夜不归宿,理由当然是工作和应酬。


        以前我信了,还很体谅和心疼他,现在我知道,他是去陪那个小三和私生子去了!

        自己的两个女儿完全不管不顾,却顾着外面的,他可以不爱我,却对自己的女儿如此冷漠,我报复的心越来越强。


        我知道,他一直很在意我爸妈对他的看法,我借口我要上班、工作忙,我把我爸妈接回了家,让他们帮忙照顾我的女儿们。


        我虽然离开职场有好几年了,但公司业务上的事,熟悉一下就可以捡起来,不过为了我的计划,我还是跟我爸说,我很多业务不知道怎么操作,需要他老人家亲自指导。


        我爸也有自己的公司,不过多年的运营,他现在基本上就是一个甩手掌柜,正愁一身本事无处施展,看到我向他求助,他毫不犹豫答应,还经常跑去公司。


        这下,殷志勇不但确信我爸来公司查帐,也不敢以工作和应酬为借口不回家,更不敢再乱动公司的钱了。


       不过一到晚上,他的电话就没断过,每次他都是偷偷跑去书房接电话,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显得特别烦躁。我知道那是小三再给他打电话,要么催他过去,要么是在要钱。


       我也不戳破,就跟我爸妈说他工作忙,都是工作上的事。


       我爸是过来人,一次两次他没在意,连着三四天,他就板起脸问殷志勇,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难解之题让他搞不定了,所以才会这么烦?


       别说殷志勇的工作能力还可以,就是真有搞不定的事,他也不敢让我爸知道,否则我爸更不会放权给他,更别说公司所有的股份了。


       也不知道殷志勇是怎么跟小三说的,高小月变得消停了起来,晚上也不给殷志勇打电话了,似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而殷志勇也好像对我的两个女儿开始关心了起来。


       但我知道,他心里依旧挂着那边,在家里的表现,无非就是做给我父母看的。


       我再一次偷偷跑到幼儿园,看到依旧是我公婆在接送那孩子,然后再回高小月家给他们母子做饭。


       这几天正好我妈过生日,我弟小轩也回国探亲。我并没有把我和殷志勇的事告诉我弟,我太了解小轩的性子了,如果他知道殷家这么欺负我,他一定不会轻饶了殷志勇,还有外面那个小三!


       我妈生日那天,我还把我公婆也请到了家里,我亲自下厨给他们做饭。


       当着所有人的面,我故意问向我弟:“小轩,你还记得二丫周岁的时候你送的那个长命锁吗?我怎么也找不到了,我想再买个一样的。”


       “姐,那个是我去欧洲旅行的时候找人定制的,你总不会再为了长命锁去趟欧洲吧?再说了,那个老匠人能不能再得到还两说呢!”我弟说道。


       我妈不高兴了,“我说莉莉,你也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怎么还会找不到了呢?你不是把所有珠宝首饰都放一起了吗?”
菜单 目录 下一章

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投票(0
赞赏作者
评论(0
取消 01 发布

0/500

更多评论
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 由于版权问题,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
微信二维码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

为方便您下次阅读,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

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

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

为方便您下次阅读,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

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

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

已经关注
稍后提醒

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请阅读投月票规则

我要送月票数量:
1

当前月票:

取消

确定送出

您当前没有月票

投月票规则
已成功赠送0张月票
操作失败,请重试~

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

  • 1张
  • 2张
  • 3张
  • 4张
  • 5张

当前推荐票:

确定送出

如何获得月票
  • 1 充值任意金额,充值项有赠送月票的,即会赠送月票
  • 2 月票可用于打赏作品
  • 3 充值之日起即可获得月票,自然月内有效,过期作废。如当月1号充值,次月2号月票作废,如30日充值,次月1号月票作废
  • 4 月票多的作品,将优先获得更多推荐机会
  • 5 月票从2020年1月1日起生成

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

数量:

  • 1
  • 2
  • 3
  • 10
  • 自定义

结算:

100

阅币